• 单行道文学社团 官方网站
  • 更多
中秋忆祖
中秋忆祖 2012-06-12
中秋的圆月并不能赐予我人事和谐,团圆喜庆的心绪。其清泠而落寞的光晕其皎洁而遥远的轮廓,仿佛是《幽灵公主》的背景音乐,忧伤但是抽象。这多年来,我似乎已渐渐忘却了外公外婆临死时的苦状。所谓圆月,则已经不再成为我悲愤的对象。
人在河边走
人在河边走 2012-06-12
学校也不是总上课,隔段时间会让我们歇上一天,这个间隔不确定,有时候一天两天就歇了,有时候却要等上十几天。歇不歇,全看老师的心情,因为我们只有一个老师,老师只有二十几个学生。所以我们经常盼望老师有事,那样就不用上学了。
魅惑休止符
魅惑休止符 2012-06-12
2012是个比较潮的数字,会让人情不自禁想起那部电影,透着神秘,唤起人们的揣测。貌似没有多少人真正为其恐慌,然而却阻挡不了有些人会以此为借口,来编织那世界终结之前短暂的绚丽。
相爱其实很简单
每月五日,是刘逸飞按公司管理规定,呈报财务报表的时间。四日下午,刘逸飞又把当月综合财务报表仔细核对一遍之后,便轻轻敲响了李总监的办公室门。李玉婷总监不在。刘逸飞想,可能去了田老板那里吧。便转身来在总经理室门前,轻轻敲响了房门。
且说娘炮
且说娘炮 2012-05-23
对于“娘炮”,我姑且只有这么些个话语,对于“娘炮”,我姑且只有“保存精华祛除糟粕”这一诉求。只可惜,不能较为全面的概括,只可惜,想说的还有太多太多。姑且让看客们鉴定,姑且让说客们评鉴,这便是我最后的意思!
后院的那片竹林
那片竹林现在自然还是在我后屋后面越来越成气候了,而现在村子里人也越来越少了,很多都到镇上或是城里做房子或是买房子了,每次回家到竹林走上那么一趟,还真是有那么一种难得的宁静让人贴切地感受到!
原来,爱
原来,爱 2012-05-20
如你们所想,琰冬是明夏的弟弟,小他七岁,明夏出事的那年,琰冬刚满十六,是他陪着父母双亲驱车来到几百公里外的锦城,带回了哥哥的骨灰。明夏的母亲像一只疯癫的野兽,不要命地撕扯着苏琬,让她还她的儿子,泣不成声,语不成句。
故乡已苍老
故乡已苍老 2012-05-20
村前,曾有一哇小小的池塘,家里的田地就在边上,每每暑假,他总会背着父母,偷偷的钻进塘里纳凉,每一次被父母抓到,他都会挨打,每一次保证过后,他又会犯错。他记恨父亲,为什么不陪他钓鱼,他怨恨母亲,为什么不涮洗纳凉,他到现在还记得,他曾问过父母,父母不告诉他。
年华似冰
年华似冰 2012-05-20
走在返乡的路上,我的心里不断涌现出时间的概念。就时间本身而言,它可以是抽象的,抽象到像流星般从眼前一划而过,可以在某个点上冲击你某根视觉神经。也可以是具体的,它可以在某个固定的地点、某个建筑、某棵大树,甚至在人的脸上和灵魂间游走时留下刻痕。
非常较量
非常较量 2012-05-05
王胜堂不是职业棋手,更不会博击或散手的功夫,但王胜堂的精明与擅用心计,却在公司的“刺儿头”行列当中,绝对有高手级的表现。对此,老陈却颇不以为然。你王胜堂再精明,再鬼心眼子多,在我的手下干活,也得服从管理,听从安排。不然,你小子若是成了精,那我老陈这多年村支书的官场经验,不也白混了。
  
网站简介
单行道文学社团成立于2005年5月1日,为榕树下著名文学社团。拥有社员超过2600人。